解梦百科

广告

冷漠下的温情VS温情下的冷漠——婚姻真相

2011-08-20 22:36:23 本文行家:解梦百科

婚姻的本质是什么?这个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的城堡到底是温情的还是冷漠的?下面我们通过一个个的梦例来看一看婚姻中的人的真实感受吧


爱情,妻子
爱情,妻子

我一位朋友,最近有了外遇的倾向,是和自己的一个老同学旧情人有旧情复发的倾向。被妻子发现了,经过一番交锋后终于缴械投降。由于只是倾向,还没有实质性的发展,所以妻子也不计前嫌,我的这位朋友也很庆幸没有酿成大祸,于是两人又重归于好,第二天家里又恢复了以往的快乐。

片段一——杀妻:

我们一家人在一个餐厅吃饭,这时旁边一桌过来找茬,说他们桌子被撞倒了一个菜要我负责。我觉得纳闷,我坐在那好端端的,怎么跟我有关?后来一了解才知道,原来餐厅很挤,桌子都挤到一块,我的座位可能占了通道,一个人从通道过,为了避开我的座位,所以把邻桌的一个菜打翻了,所以他们认为是我的责任。我恼火了,觉得简直是岂有此理,我大发雷霆,还把外套脱掉,露出我强健的身材,暗示他们我不是好欺负的。看到这种阵势,临桌的人也就不吭声了,这事似乎就这样过了。

后来我妻子叫我去买两支烟,我去了,但我想两支烟怎么买啊,于是我向小店的老板要两支烟,我觉得要两支烟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我反复说明是替别人要的。老板刚开始拿出了一根烟,像雪茄那么粗但不是雪茄,我说还要一支,他磨蹭了半天,最后拿出两支,但又变成了一种像雪茄那样形状的一种食品——油炸酥脆外面加糖的。装在一个塑料袋里,袋里还有一些掉下来的碎屑。我把这些东西拿到一个房间。一个挺有意思的房间,房间空空荡荡,靠墙有一块很厚的楼板伸出来,形成一个半地下室,楼板上好像是睡觉的地方。我在楼板下的半地下室把东西给了我妻子。那里似乎有一个纸箱,我妻子把东西放到纸箱内。

然后镜头又转到我妻子的一个中学男同学躲在半地下室里从纸箱里偷东西,似乎是偷一盒饼干并用剪刀在剪开(这个同学我也认识,跟我妻子的关系很正常,没有任何值得让人怀疑的问题)。这时候正好妻子从外面走进来,我赶紧把这个情况告诉她。她似乎不是很在意,但似乎也去半地下室看了一下,跟她的同学嘟囔了些什么。然后我看到我妻子又站在我的面前,身材似乎比平时高大很多,她的手背在后面,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突然感觉到她和那个同学有奸情,想谋害我。于是我要她把手伸出来。她边伸手边说哪里有?没有啊。她的手上没有什么,但我看到远处有她扔掉的剪刀。我顿时很愤怒,过去捡起剪刀,揪住我妻子的头发,把她按到地下,然后喊她那个同学过来,表示我要杀死她。那个同学正在打电话,好像有很急或者是很重要的事,似乎不是很紧张,还在继续讲着电话。

于是我当着他的面用剪刀用力捅我的妻子的脖子,连捅了好几刀。没有流血,我的妻子似乎也没有挣扎,但倒地了,应该是死去了。这时,她的那个同学似乎才放下电话,跪下来查看我妻子的情况。这样他离我很近,我将剪刀插入他的腹部。我看到他双手握住腹部,头朝下倒在地上。我站了起来准备走,边走边想应该把剪刀上我的指纹擦掉,只留下他的指纹……

片段二——救子:

我和妻子以及一个男性朋友准备坐船去香港,购票的地方排了很长的队伍。这时我妻子拿出了一个以前用过的快船的票根,似乎就可以享受VIP待遇,可以插到前面去。这时似乎我又不用去香港,于是叫妻子和另一位男性朋友赶紧插到前面去。他们刚插到前面一点,这时人流开始快速地流动起来,于是他们顺着人类往前走,我则在后面紧跟着。我随着拥挤的人流从二楼楼上经过楼梯转到楼下后就是室外了。这时我发现,我把他们给跟丢了。

我看到室外竖了一块牌,上面写着请大家在外面等候,船来了再通知上船。室外很开阔,远远的那一边是水面,这一边是一排长长的二层楼建筑物,很多人都沿着建筑物聚集在屋檐下等船。我沿着人群找过去,没有找到。又进入室内的VIP候船室,也没有找到。

从VIP室出来,我看到一幢小型独立建筑物,一看是我一个大姐的办公楼。我想,我妻子可能在我这位大姐的办公楼里休息等船,于是我走了进去。里面似乎有三间房连通着,全部打着通铺,很多人在里面午休,都在准备起床。刚进去第一间,里面大概有三个人,似乎都是女人,其中一个很性感的女人躺在床上,胸部高耸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有点那么的意思,我看了她一眼,没有理她。第二间房里也睡了很多人,似乎都是男人。

进去第三间,我的这位大姐也正准备起床,我还看到小孩的外婆也躺在里面,正在说我儿子睡觉不听话,不好好睡觉。我看到墙角被子里似乎有人,我想我的儿子应该在那里。奇怪的是,他们应该看到我,但他们似乎都没看到我或者不认识我似的。

没找到妻子,我退了出来。刚退到门厅,一个男人掀开门帘的挂布跟了出来,问我找谁。我说找一个熟人,他不认识。他说,我不认识是吧。说完就走向电话,似乎要打电话报警。于是我只好详细地告诉他找我的这位大姐,叫什么名字,住几栋几单元几零几。他似乎对上号了,于是放我走。

出来后,我想,或许在我没有赶到前,我妻子他们已经坐上一班船走了。于是我往回走,路过一座桥,看到一个外国小孩脚穿一双比唐老鸭还要大的鞋在喊另外一个也是外国小孩,那个小孩穿着一双更大的鞋,就像马戏团里小丑穿的鞋。小孩们在河边戏水,突然我看到我的儿子穿雨衣雨裤,也在河水中玩耍。我当时很紧张,觉得很危险,就在桥上看着。果然不出所料,我的儿子玩着玩着就滑到水里去了,并被水淹没。我当时似乎手里拿着手机,于是赶紧把手机放到裤袋里,跳下水。

幸亏儿子沉得还不深,我伸手到水里一捞,把儿子捞了上来,放到岸边,帮他把水压出来。当儿子醒来后,我满腔热泪对儿子说:幸亏爸爸在,要不然你就完了。这时我看到那个外国小孩还在水中玩,他全身仰躺在水中憋气,口中还不时的冒泡泡。我劝他赶紧离开水里,说很危险,但他似乎不在乎。于是我对儿子说,走,咱们上岸。

以上就是朋友全部的梦境。

如何来探这个梦呢?在本文的开头,我们已经提供了基本的线索,所以可以根据这一线索和梦境给我们提供的线索来开始探索这个梦。

先来看片段一的杀妻——这家伙够狠的了,自己有外遇还想杀老婆。我想大家看到这个梦可能有这样的想法。

但是,我们知道,梦往往不会直接表达自己所想的东西,它往往是用一种曲折的方式来表达,所以,我们表面看到的不可能是他真实的想法,所以不要先入为主。

下面我们来具体探索。

梦境的第一段是这样的:

我们一家人在一个餐厅吃饭,这时旁边一桌过来找茬,说他们桌被撞倒了一个菜要我负责。我觉得纳闷,我坐在那好端端的,怎么跟我有关?后来一了解才知道,原来餐厅很挤,桌子都挤到一块,我的座位可能占了通道,一个人从通道过,为了避开我的座位,所以把邻桌的一个菜打翻了,然后大家认为是我的责任。我恼火了,觉得简直是岂有此理,我大发雷霆,还把外套脱掉,露出我强健的身材,暗示他们我不是好欺负的。看到这种阵势,临桌也就不吭声了,这事似乎就这样过了。

这一段我们可以以一个主题来概括,就是“无中生有”。为什么是无中生有呢,我们来看梦境。明明跟梦中的我无关的事,却要把责任推到我的头上,这不是无中生有吗?最后,通过梦境中我“老虎不发威,你以为是病猫啊”的表现,才把这个危机给化解

我觉得这个梦境应该是与此君外遇倾向被发现时的感受以及与妻子交锋过程中的心理活动有关。我们来看,外遇倾向被发现,对于此君来说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也可以说是一件“无中生有”的事情。你想想看,又不是真正的外遇,又不能说不是外遇,是不是有一种“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的感觉。

这跟梦境中的情节是吻合的——邻座的菜被打翻了,似乎跟自己无关,但又似乎自己也脱不了干系。后面找到的原因是因为梦境中我的座位占用了通道从而导致别人为了避让我打翻了邻座的菜。这也是我们这位老兄在外遇这件事情上潜意识中的自我辩探。这代表什么意思呢?意识是,虽然我也有错(占用通道),但是责任不应该由我来负啊(打翻了菜)。

我们前面谈到,由于只是外遇倾向,还不能说是真实的外遇,所以,此君煮熟的鸭子嘴硬,振振有词地为自己辩护起来。而且从后面的梦境中(大发雷霆,展示力量等)我们可以探索到,此君在与妻子的交锋过程中,可能是死抓住此点不放,并且以此扭转自己的劣势局面,转防守为进攻,迫使妻子让步,放过自己。所以才有我们看到的最终两人不计前嫌重新和好的结局。

如果没有这一点,我估计结局不会这么好。所以此君对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的表现可能很满意,在梦境中也流露出来了他潜意识中的这种情绪。

我们再来看第二段梦境:

后来我妻子叫我去买两支烟,我去了,但我想两支烟怎么买啊,于是我向小店的老板要两支烟,我觉得要两支烟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我反复说明是替别人要的。老板刚开始拿出了一根烟,像雪茄那么粗但不是雪茄,我说还要一支,他磨蹭了半天,最后拿出两支,但又变成了一种像雪茄那样形状的一种食品,油炸酥脆外面加糖的,装在一个塑料袋里,袋里还有一些掉下来的碎屑。

我把这些东西拿到一个房间。一个挺有意思的房间,房间空空荡荡,靠墙有一块很厚的楼板伸出来,形成一个半地下室,楼板上好像是睡觉的地方。我在楼板下的半地下室把东西给了我妻子。那里似乎有一个纸箱,我妻子把东西放到纸箱内。

这一段梦境的主题也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偷换”。我们来看,妻子叫我去买两支烟,到我这儿变成了去要两支烟;明明是要烟,却变成了像雪茄一样的油炸食品;最后明明是一个房间,却无端端生出一个半地下室出来。所有这一切,都是在不经意间转化的,所以是一种偷换。概念的偷换也好,实物的偷换也好,总之是一种偷换,这又意味着什么呢?应该是对外遇这件事情的定性吧。

此君与外遇对象之间的关系,表面上看是一种同学关系,但实际上却暗藏着一种暧昧的关系;我把貌似雪茄的食品当成烟给妻子,妻子也没有发现,而是把它当成烟放好;床下面的地下室也暗寓着这种关系。所以,这一段展现的应该是在与妻子交锋过程中,妻子对此君外遇这件事情的定性在此君潜意识中留下的痕迹。

其实,我们还可以更加深入地来探索这一段。根据佛洛伊德的梦中象征物的理论,烟应该可以明白无误地代表男性生殖器,而房子、箱子等则可以理解为女性生殖器,则这一段表达的是一种男女性关系。床下面的半地下室同样表明这是一种隐秘的男女性关系,同样是对外遇这件事情的定性。

但是,为什么是两支烟呢?为什么不是买而是不要钱地要的呢?要揭开这个谜,还得要了解此君在与妻子交锋过程中的一些具体的细节。据此君介绍,妻子在指责他时曾经说道——为什么我不会这么做呢?你也知道我不是没有机会,但我有没有这样做?——这就是这个梦境的来源。如果妻子这样做,就意味着两男一女了,所以有两支烟的出现,这是一种自由联想所产生的。后来烟变成了食品,被偷换了,是不是意味着此君并不希望如此呢?

还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其实这个情节与上述所有的东西都无关,梦境在这里其实只是想表达一种概念,那就是“偷换”的概念。到底偷换什么?是关系的偷换还是事件的偷换甚至是人物的偷换?不得而知。我们先放一放,继续往下看。

梦境的最后一段是这样的。

然后镜头又转到我妻子的一个中学男同学躲在半地下室里从纸箱里偷东西,似乎是偷一盒饼干并用剪刀在剪开(这个同学我也认识,跟我妻子的关系很正常,没有任何值得让人怀疑的问题)。这时候正好妻子从外面走进来,我赶紧把这个情况告诉她。她似乎不是很在意,但似乎也去半地下室看了一下,跟她的同学嘟囔了些什么。

然后我看到我妻子又站在我的面前,身材似乎比平时高大很多,她的手背在后面,笑眯眯地看着我。我突然感觉到她和那个同学有奸情,想谋害我。于是我要她把手伸出来。她边伸手边说哪里有?没有啊。她的手上没有什么,但我看到远处有她扔掉的剪刀。我顿时很愤怒,过去捡起剪刀,揪住我妻子的头发,把她按到地下,然后喊她那个同学过来,表示我要杀死她。那个同学正在打电话,好像有很急或者是很重要的事,似乎不是很紧张,还在继续讲着电话。

于是我当着他的面用剪刀用力捅我的妻子的脖子,连捅了好几刀。没有流血,我的妻子似乎也没有挣扎,但倒地了,应该是死去了。这时,她的那个同学似乎才放下电话,跪下来查看我妻子的情况。这样他离我很近,我将剪刀插入他的腹部。我看到他双手握住腹部,头朝下倒在地上。我站了起来准备走,边走边想应该把剪刀上我的指纹擦掉,只留下他的指纹……

这一段一开始还是一个“偷”字,当然是偷情啦。但是却变成了妻子的男同学跟妻子偷情。这就怪了,明明是自己偷情,怎么却变成了妻子偷情了呢?这里有两种解释。一是自己偷情这件事在梦的审查这一关过不了,因为会引起自己的道德焦虑,所以以一种转换的形式出现,变成了妻子偷情,这样好接受,也为后面自己愤怒的发泄留下伏笔。

另一种可能性是当妻子质问此君自己为什么没有这么做时,此君的自由联想,他会想到如果妻子有外遇会是怎么样?因此,会在梦境中把这个曾经在潜意识中出现过的想法展现出来。至于为什么是那个他认识的男同学,是因为妻子前几天当着此君的面还跟他联系过,要他在家乡帮她办点事。所以在梦境中就出现了这个男同学。

但是,在与我交流的过程当中,此君是绝对信任妻子的,也是绝对没有怀疑过妻子与这个同学之间的关系的。因为他们都见过面,一看就知道有没有。因此,出现这个情景,只是此君在脑海中闪过的一个念头在梦境中的形象化,因为男同学是最近被提及过的人,因此,就以男同学的形象来代表妻子外遇的对象。这是对为什么会在梦境中出现妻子外遇情景的梦境探索。

然后,当我把她同学在“偷东西”这件事情告诉她时,她似乎不是很在意。为什么?是说偷情这件事情其实并不重要吗?那么重要的是什么呢?

接下来的梦境是这样发展的:我发现原来妻子与他有奸情,而且似乎想谋杀我——这是一个天大的阴谋!于是我去证实,结果发现确实如此,于是我愤怒了,大开杀戒,连杀两人,最后还想毁灭证据。

那么,梦境在这一段又想表达什么呢?我们大概可以这样来探索这一段。

妻子发现外遇倾向,无异于把此君刚刚还没有开始的一段情给谋杀了。外遇被发现,此君内心可能十分愤怒,因此,在梦境中可能要把这种愤怒表达出来。而表达愤怒可能是别人犯了错才行,所以梦境会设计出妻子犯错来让自己有机会表达愤怒,这似乎也是一种对妻子发现自己有外遇的报复心理。

同时,她同学的不在意也在表明自己其实是对妻子好的,别人是不会对她这么好的,是不会管她死活的,这也是用反面表白的方式向妻子表忠心的一种方式。最后连同学也被杀了,可以理解为对妻子有外遇这件事或者这个念头的扼杀。

同时,那个同学也可代表此君自己,也就是可以理解为此君对自己外遇行为的一种扼杀和否定;还可以理解为对自己外表的同学关系实质的外遇关系的这种暧昧关系的扼杀。总而言之,这一段梦境表达的是外遇这件事情在此君心目中被完全扼杀了,这个念头已经被终止,所有的一切已经过去,不留下任何痕迹。

这就是对片段一杀妻梦境的探索。这样的探索似乎令此君比较满意,他觉得应该与他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比较吻合。

但是,对于我而言,却不能因此而得意洋洋,因为我们知道,其实人所说的话是不可靠的,人的认识是更不可靠的,人是能难真正认清自己的,特别是对自己的潜意识。因此,在我的探梦经历中,如果梦境解释得让做梦者满意,我也不会特别得意;如果梦境解释得让做梦者不满意,我也不会特别沮丧,只要在探梦逻辑下我的解释是合理的,我就会坚持。

当然,我不能说梦只有唯一正确的解释,因为大家知道我倡导的是梦的测不准原理,而且梦没有固定的逻辑体系。但是,即使如此,梦还是有它的一些基本规则和原则的。它没有标准答案,但是,它有基本底线。违背了这个基本底线的探梦基本上是不可靠的,但是在这个基本底线以上,是很难对梦进行评判的。因此,我坚守的就是这些基本底线。

所以,我的做法是,如果我的探梦与做梦者自己的理解发生冲突,我要看是否在这个底线以上。如果在底线以上,我会尽量接受做梦者的意见,这就是我在探梦中的“当事者优先”原则。但是,如果在底线以下,那我会坚持自己的解释,因为做梦者的理解违背了解梦的基本底线,这就是我在探梦中的“探梦底线”原则。这样的坚持曾经让不少的做梦者最终放弃了本能的心理防御,而理性地认识到自己的真实内心世界,这才是我感到有成就感的地方。

说回这个梦。其实,这个梦解释到这里,似乎已经很圆满了。但是,这个梦其实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因素。如果你们仔细看,其实在探梦的过程当中还有很多的疑问。特别是,当我探梦之后跟此君交流时,我发现在不经意间此君流露出某种神秘莫测的微笑,这种微笑,让我觉得这个梦境中有陷阱。

于是,我决定重新审视这个梦境,并更加深入地来重新探这个诡秘的梦。下面我们来看。

梦境的第一段是讲自己占了通道从而导致邻座的菜被打翻,这个梦境,我们可以理解为“越位”或者“越轨”。我想这个比较容易理解。但是,既然是“越位”或者“越轨”,为什么又不承认呢?为什么要那么激烈的否定呢?

第二段梦境是去买烟,结果拿回来了像雪茄一样的食品。我觉得这一段有一个很重要的主题,那就是“偷梁换柱”,也就是说,有一个“偷换”的主题在里面,当然我们可以理解为偷情,但是,我觉得这个梦境表达的有一种瞒天过海的“偷换”概念,也就是说,似乎在这件事情上,还有东西被隐瞒或者被偷换。当然,我们也不能肯定有这种情况发生,但是,通过后面的梦境我们似乎看到这种可能性很大。

后面一段的梦境是当我告诉妻子有人在“偷”东西时,妻子并不在意。但是,当我发现原来这里面还有着更大的阴谋时,我愤怒了。从探索梦境的角度出发,梦境中所发生的事情是在谁的身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梦境表达的主题。

如果我们仔细研究这个梦,就会发现这么一些主题和关键词:越轨——否认——偷换——未察觉——接受——发现——偷情——不在意——发现——更大的阴谋——愤怒——消灭。

如果顺着这样的主题和关键词来探这个梦的话,我觉得这个梦有着更深的含义。就象一个有着两条线索的故事一样,可能一条是明线,这是我们可以察觉到了。但是,还有一条暗线,我们并没有察觉,隐藏在这条明线之下。

难道在这段外遇倾向事件之外,还有更深的隐情没有被发现?也就是说,偷情这件事情被发现,其实并不在意,但是如果有更大的阴谋被发现,那才是一件大事,才是导致愤怒甚至要“杀人灭口”的事件?

当然,这个谜底的揭开还得“探铃还需系铃人”。因此,我将这次更加深入探索的结果跟此君进行了沟通。

看到我已经将梦境探索到了这个程度,此君终于吐露了真情——原来外遇一事是真,但是此君确实采用了“瞒天过海”的“偷梁换柱”之术,因为真实的情况并不是跟老同学情人,而是一段办公室恋情!

当妻子发现这一偷情情况时,为了避免将事情闹大,此君急中生智,拿老同学旧情人出来做挡箭牌,这样一来妻子不会闹到单位去,二来老同学旧情人远在千里之外,就算这次是飞行偷情,以后机会也会很少了,只要不再去老同学旧情人所在的城市出差,妻子也就不会再怀疑了。这样就可以一举两得,将这一事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从而轻易地平息过去了。

原来这一梦境中还有这么大的阴谋!想想看,如果不是对这一梦境进行深入细致的探索,这一充满着重重迷障的“谍中谍”式的梦境又如何能够被揭开呢。
分享:
标签: 爱情 杀人 妻子 | 收藏
参考资料:
[1] 《探梦手记》--杀妻救子——冷漠OR温情? http://xlgatyx.blog.163.com/blog/static/18335434920117825032498/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